不重視早教資源就是對資源最大的浪費

  意大利教育家蒙臺梭利說“人出生后頭3年的發展,在其程度和重要性上,超過人整個一生中的任何階段……如果從生命的變化、生命的適應和對外界的征服,以及所取得的成就來看,人的功能在0至3歲這一階段實際上比3歲以后直到死亡的各個階段的總和還要大,從這一點上來講,我們可以把這3年看作是人的一生。兒童是人生的另一極。”

  人才成長的途徑總是有規律可循的,所以教育是越早越好,無論孩子當時是不是能給我們所期待的反應,對于孩子來說,他們都已經開始得到學習,他們的大腦都得到了訓練和激活。最重要的是,孩子已經開始獲得了對新世界的認知。

  古今中外卓有成就的仁人志士、科學巨人、文藝大師、能工巧匠,大都記入了人類史冊,為后人所仰慕。在仰慕之余,更重要的是要從名人的成長史上,總結出他們出類拔萃的規律,以培養后繼者———超越他們的能人。

  人的智能完全是后天開發的結果。 歷史學家和傳記文學家們為中外名人的成長事跡,做了大量光燦燦的記錄,這是人類共有的寶貴財富。但是由于歷史的局限性使得早期教育一直不為人所知,以致大量的傳記資料中很少記錄名人的早期發展,今天看來,這實在太令人遺憾了!傳記工作者用大量的筆墨,書寫了名人青少年以后的進取、奮斗和業績,卻往往一筆帶過他們的童年時代,只說一兩句他們“自幼聰明好學”等語。尤其是名人嬰幼兒時期的成長記錄,更是寥若晨星,這不能不說是人類文明的重大失落。

  但是盡管如此,我們還是可以從傳記史冊的字里行間,找到不少名人早期識字閱讀的例子。這說明,即使在社會還對早期教育處于完全無知的時代,早期教育的閃光,就已引起部分作者的矚目。我們要十分感謝他們,正是他們寥寥數語的敘述,留給了后人極其珍貴的啟示。 名人的早期發展是他們智慧的“雛”,才能的“芽”,人生的起步。而早期教育,則是他們人生征途上最初的足跡。這里讓我們辨認這些足跡,為培養當代高素質人才作一參考。

  19世紀初,德國的卡爾-威特早期識字,4歲閱讀,8歲懂德、法、英、拉丁文和希臘文,9歲入萊比錫大學,14歲獲博士學位,16歲任柏林大學法學教授。

  控制論創始人維納,3歲會讀能寫,4歲閱讀大量專著,7歲能讀但丁和達爾文的著作,12歲上大學。他的兩個妹妹也是早期就能識字閱讀,并分別在12歲和14歲考入大學深造。

  德國大詩人、思想家、政治家歌德,4歲前就識字讀書,讀的主要是以詩歌形式寫成的文章,8歲精通法、德、意、拉丁文和希臘文等5種文字。

  列寧5歲時,母親就教他識字讀書。母親還發揮自己的特長,教列寧學外語和音樂。

  從少年數學家到被稱為“電波之父”的英國人麥克斯韋,三四歲時,母親就教他識字、寫字、算術和背贊美詩了,童年即能大量閱讀。

  達爾文四五歲識字,讀兒歌,又常到花園的“綠色課堂”里學習動植物知識。

  中國古代偉大的科學家張衡,早期識字,10歲博覽群書,并學習天文地理知識。

  “唐初四杰”之一的王勃,6歲“屬文,構思無滯,詞情英邁”,9歲寫《漢書注〈指瑕〉》,15歲寫《滕王閣序》,名聲大震。

  駱賓王6歲寫《詠鵝》詩。

  詩仙李白“五歲誦六甲,十歲觀百家”。

  詩圣杜甫說話前就開始識字,“七齡思即壯,開口誦鳳凰”。

  白居易3歲前就能識字,6歲顯露詩才,“9歲通聲律”,13歲寫出“離離原上草,一歲一枯榮。野火燒不盡,春風吹又生”的千古名篇。

  大詩人黃庭堅5歲熟讀詩、書、禮、易、樂等五經,后又讀《春秋》,“十日成誦,無一字漏”。7歲寫牧童詩:“騎牛遠遠過村前,吹笛風斜隔垅聞。多少長安名利客,機關用盡不如君。”小小年紀竟對當時社會有如此灼見!

  歷史上曹植、李賀、陸游及唐宋八大家,都因早期讀寫,早早在詩文上嶄露頭角,而后成為大文豪。

  柳宗元4歲時,家中的許多藏書被到江南做官的父親帶去了,于是母親只好默寫作品教柳宗元讀寫,并寫詩作文。不久柳宗元就能背出14首深奧難懂的古代辭賦來。

  明代“醫圣”李時珍也是早期識字的,很小就讀完了《釋鳥》《釋獸》等難讀的書,還認識了大量的父親行醫的湯頭藥方。

  清初大學者顧炎武,6歲讀完《大學》,10歲攻讀《孫子》《吳子》等兵書,以及《左傳》《國語》《戰國策》等史書。

  “揚州八怪”之一的鄭板橋,也是3歲開始識字讀詩文的,6歲后熟讀和抄寫四書五經,學識淵博。

  近代卓越詩人黃遵憲,3歲入私塾,10歲寫的詩就不同凡響。

  被譽為“怪才”的梁啟超,4歲精讀四書,6歲讀完五經,11歲考上秀才,聞名遐邇。

  我國現代名人中,很多也都有早期識字的經歷。

  氣象學家竺可楨,2歲識字,5歲上小學。

  齊白石4歲識字,6歲時就把祖父教他的數百個漢字記得滾瓜爛熟。

  徐悲鴻早期識字,6歲讀《論語》。

  李大釗3歲識字,四五歲讀《三字經》《千字文》,祖父還教他對聯、字畫、碑文等。

  周恩來5歲識字、寫字,6歲背誦唐詩數十首,并開始閱讀外祖父的豐富藏書,如《水滸傳》《三國演義》《西游記》等等。

  任弼時4歲時識字,并練毛筆書寫,不久就能抄寫諸葛亮的《前出師表》、韓愈的《送董邵南序》和《原道》等古文。

  魯迅早期識字,5歲起開始博覽群書,青少年時代就對中國傳統文化有極高的素養,為日后的創作練就了過硬的“童子功”。

  郭沫若3歲識字,常??谡b詩文。7歲會作詩、對句。在私塾讀書時,感到《千家詩》太淺,對“比較高古的唐詩”心領神會。

  巴金5歲就與哥哥姐姐上私塾,晚上回家讀母親抄錄的《白香山詞譜》,這是巴金最早讀的文藝作品。

  聞一多5歲就進入他父親創辦的改良的私塾讀書,不僅讀四書五經,還讀歷史、博物學。

  趙樹理5歲讀《百家姓》《三字經》《神童詩》,還從祖父那里讀了不少圣教經文等。

  作家沈從文,4歲時母親教他認藥名,不久居然也學了600多個字。母親還常常向小從文提問,以培養其思考力。

  熊慶來5歲識字讀書,愛提問題。一天,一群孩子請擺渡老人講故事,老人說,你們誰寫得出我們“息宰村”的村名我才講。小慶來折根樹枝,在地上工工整整地寫了“息宰”二字。他后來成為我國近代數學的先驅,也是華羅庚的老師。

  ……

  難道這么多中外名人的早期教育經歷,還不能給我們以深深的啟迪嗎?早期優良的環境、豐富的實踐等,使他們及早吸取了人類的精神營養,培養起自學、思考的頭腦,最終走上卓越的人生之路。

  美國著名教育家格倫-多曼(Glem Doman)博士在《幼兒開發法》一書中寫道:“早期教育導致一場史無前例的,最雄偉壯麗而又最文質彬彬的革命……一場帶來壯麗變化,而又不用流血,沒有痛苦折磨,不用挨餓受凍,沒有仇恨,沒有破壞,又無須死亡的革命。”

  “在這場最文質彬彬的革命中,只有兩個敵手:其一是舊的傳統觀念,其二是現狀。我們并非要破除一切舊的傳統觀念,只是希望傳統的虛偽自然消亡。我們并非要焚毀現今好的東西,只是希望當今世界上那么多可怕的無用之物漸漸枯萎。”

  “正常的嬰兒出生時都有莎士比亞、莫扎特、愛迪生、愛因斯坦等人那樣的天才潛能!”

时时彩网址